[普通] 第四章

Pocger
楼主 Pocger

【本文内容皆为虚拟创作,如有雷同纯属扯淡。】

太阳已过置中,正缓缓落下,小鸟扑棱翅膀,却始终飞不过那一栋栋高楼。

“跟你说了,一定要试试,刚干完一单得换换口味。”朴正拉着洛伊德来到一家中餐馆,推开门还不忘说着。

“好吧,好吧。”洛伊德说道,找到一个空着的座位,看着朴正点菜,洛伊德下意识摸了摸下巴,却有点诧异,还没长胡须啊,摇摇头不再想。

朴正走过来,拿着两杯橙汁,洛伊德接过杯子嘴对着吸管吮着,窗外的黄昏越来越显眼,没什么好看的。

放下杯子,洛伊德靠在椅子上,看着朴正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笔记本记着什么,黄色的铅笔划动,笔尖传出沙沙声。老实说第一次见到他时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,无他,面相实在是太正了。有点毛头的淡蓝夹克,黑色的纽扣松垮的嗒拉着,内衬的白杉已经有点发黄,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洛伊德知道那是化学液体多次浸泡衣服的结果,干活总是难免沾到血迹,一般都会换了,只有朴正执拗着一直穿,购买化学液体清洗这些衣服。

长相不能说有多帅,算中等偏上,也不是很独特,配上这一身打扮,妥妥一亚洲好青年,谁能想到他是杀手呢?

他有点怀疑朴正是不是兔子那边的,看他这么喜欢中国菜。名字肯定不用想,是代号,洛伊德自己也随便用了个,叫约翰。至于到底是不是,洛伊德不想妄下定论,他也不在乎,朴正只是他的生意伙伴,一起拼单的,私下就各过各的。

想着,菜端了上来,放在洛伊德面前,一碗米饭,上面放着被撕得细碎的牛肉,淋着浓浓的肉酱,但不知为何,洛伊德的鼻子嗅到了一丝辣味...

“来,尝尝。”朴正笑着说。

洛伊德觉得那笑容有些不怀好意,直到动起勺子,将饭送进嘴里。

……

“咳咳咳。”洛伊德已经在车上了,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但嘴腔里如火的辣打断了思考,这快感将舌尖灼伤,点上火就能烤熟。

“喝点牛奶。”洛伊德接过牛奶,举着盒子好让牛奶灌进喉咙。

“下次,再给我点餐,我就请你吃子弹。”感觉好点后,洛伊德放下盒子,长呼一口气,接着对朴正说道。

朴正闻言只是笑了笑,随后踩下油门,洛伊德则继续喝着牛奶。

天色正慢慢暗淡下来,行人稀疏,亚莉丝(幸运女神)石像右手握的剑依旧坚挺,剑锋指天,白鸽群从雕像上方飞过,远处看来只是一道道黑影。

“你要再干一单吗?”洛伊德看他驶向二号街区,问道。这话说起来有点发麻,火焰的后劲还在折磨着他的舌头。

“不,我寄点东西。”朴正说道,平稳的开着,洛伊德不可置否,心中一股危机感却油然而生。

在哪?

洛伊德朝四周看了看,危机感像针尖刺向他的眼睛,好容易才捕捉到一丝异常,看向远处的楼顶。

“狙击手!”

呲!

朴正猛踩刹车,同时将方向盘把向右边,车子横着滑行,几乎就要翻车,左侧的轮胎发出哀嚎,被磨出粉尘,洛伊德则双手抱着头,这是短短几秒内他唯一能做的,下一刻,子弹穿过车身,洛伊德只感觉到什么东西在后颈不远处划过,黄色的棉絮因座椅的破裂飞散,枪声的回声仍在回荡,洛伊德看向8点钟方向,指尖粗的弹孔嵌在后车门的连接处,天空透过弹孔传出光亮。

大口径步枪弹。洛伊德从袖口扯出伞兵刀割裂身上的安全带,另一只手打开车门,带子一断就钻了出去,缩在车前的轮胎处,朴正接着他出去,躲在车后轮胎的地方。洛伊德和他对视一眼,他则摇了摇头。

“Fu*k”洛伊德骂了句,手伸向腰间的快拨枪套,取出1911。探头是一点都不敢,两人都没有带烟雾弹,探头就意味着暴露位置,洛伊德从来不赌车子的防弹性能。

就这么僵持不下。洛伊德忽然听到了汽车的引擎轰鸣声,一辆黑色的装甲车对洛伊德他们冲来,听着越来越近的轰鸣声,他们对视一眼点了点头,在车子被装甲车撞翻前跑了出去,奔向9点钟方向的巷口。至于狙击手会不会开枪,这只能赌。

洛伊德稍低着头,身子半猫,小跑着迅速来到墙边靠着接应朴正,刚往朴正这边看,装甲车已经冲了过来,将车撞到一边。朴正跑的姿态跟洛伊德差不多,一颗子弹在他脚下崩过,枪声随之而来,两发未中,也不知道狙击手什么感受。这会的功夫朴正已经跑到洛伊德处,两人一起奔跑。眼看将拐进一处拐角,洛伊德回头看了看,那辆黑色装甲车倒开着来到巷口,将这口堵住,后车厢被打开,从车下来两排“黑衣人”,穿着黑色特战服,暗灰的护膝微微哑光,黑色的头盔与护目镜卫和冷黑的头套搭一块,看着杀气十足,手上端着M4A1,十几道红色激光正瞄向洛伊德他们,他们下车后两排靠在墙边蹲下,也不开枪,直到车上没站着的人洛伊德才明白为什么,一个人就这么趴在车厢地板上,用机枪对着他,左手把着枪托,两脚架有点高挺,可能是M249吧,洛伊德也不管对不对,他已经到拐角了。

就在下一刻,机枪的火舌喷射而出,火力对着洛伊德的方向,墙面被打得千疮百孔,洛伊德看到自己不小心遗落的弹夹还未落地就被子弹打飞,这眼皮就是一跳,旋即继续跟上朴正。

而在洛伊德他们躲开后,“黑衣人”中一个不起眼的士兵打了个手势,站在最前面的两名队员站起身追了出去,剩下的队员缓缓跟着。

队员看到洛伊德的背影抬手就是两发点射,但洛伊德及时躲到了左边的墙壁,随即靠过身,持枪手贴着墙。跟对面的朴正对了下眼,双方各自点了点头。

队员眼看没有命中也不着急,将步枪放开,取出手枪持对。来到拐角,两人面对面贴墙壁,确认自己射界没有人,正要左对左,右对右搜查,一只手突然伸出抓住手枪,力将套筒拉过,露出里面黄澄澄的子弹。

或许抓住枪身手枪还能开枪,但拉开套筒肯定不行,就算它是格洛克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洛伊德左手制住手枪,右手的1911就顶在队员的护目镜上,

砰!

护目镜的玻璃碎开,留下一处小小的弹孔,而在镜内,血和眼珠的碎沫混合在一起喷涌,溅落在玻璃上。

右侧的队员刚要射击,朴正一记铁山靠冲过来,左手同样抓住手枪,用力将枪口扳上。开枪却于事无补,打不中也开不了第二枪。朴正则干净利索的多,不跟队员缠斗,右手小刀直突咽喉,队员用手去挡,朴正却一变招,使刺变划,一道血线溅到墙壁上,队员瞪大双眼,手死死捂着脖子,朴正踹他肚子,借力跑向后面,洛伊德紧随其后。

后面的队员在洛伊德他们偷袭的时候就把M4放下,掏出匕首和手枪冲了上去支援,奈何战斗结束的实在太快,刚要开枪,被割喉的队员就被踹到他们面前,这得接着,只能眼睁睁看着洛伊德他们跑了。“黑衣人”越过的受伤的队员,视线不经意的向下一瞟,登时瞪大眼睛,话语还未说出口。

BOOM!

手榴弹在狭小场景的杀伤性是不可想象的,一时之时破片横飞,墙壁碎片也算是破片的一种,后面的队员被炸飞出去,惨叫声、哀嚎声不断。

“Fu*k!”队长大骂。

t么的,点子硬!在他眼前的队员的伤亡不下十几个,他自己也不好受,墙壁的碎片扎在脖颈,还留着血。至于那四个冲上去的队员就不用说了,没人能在近距离扛住手榴弹的爆炸。

总算跑到街区,朴正刚出去,一声枪响,洛伊德看着他的身子倒下,而梦境逐渐崩碎……

滴滴—滴滴—滴滴

烦人的闹钟声响起,洛伊德睁开眼,又闭上眼,伸手关掉闹钟,太阳逐渐升起,故人却早已死去多时了。

……

胡尼枪店内,杰克在柜台给一位黑人推销手枪,带着橙色鸭舌帽的比登坐在接近门口的柜台,靠着墙,打着瞌睡。

“看看这个格洛克19,先生,它很小巧,完全可以装裤子口袋里,而且我们卖15发弹匣。”

“行,多少钱?”

“很便宜,998刀乐。”

“呃...”黑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“我觉得,我需要再考虑一下,”

“别啊,先生,现在下单我们送两盒子...”

“不不不,我再去其他店看一下。”黑人摆摆手就走了,杰克这脸就黑下来。

“MD,穷B!”杰克很不客气的竖了根中指。没钱还挑这挑那,真想一枪打爆这内格的头。

“杰克,看来你不适合做销售。”这动静让比登睁开眼,说了声。

“QTMD,我很努力了,谁知道这里全是穷鬼。”杰克说完打开水瓶喝了口,一上午都在推销,搞得口干舌燥。比登耸耸肩,继续打盹。

这时门被推开,洛伊德走进去,

“嗨,先生,你要...”杰克继续开口推销,这工作还是要干的,

洛伊德不说话,只是掏出金币,用大拇指弹开,金币不断翻转,最终落入洛伊德的掌心,再看杰克,脸色逐渐严肃。

“请跟我来,先生。”杰克看了一下周围,关掉监控,走向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小门,从衣服内兜取出一个很小的钥匙打开门,在洛伊德走进去后关上门,面色如常地继续工作,比登看到也没说什么。

大家都懂。

杰克继续喝水,既然洛伊德拿出金币那也就没必要对暗号了,又长又拗口,对完他得虚脱。

杰克这边暂且不表,洛伊德穿过长长的通道,来到一个类似工作间的地方,电焊声机械声不断。

“有什么能帮您,先生?”一个穿着工装裤的老头走过来说道,额头戴着圆圆的护目镜,头上地中海的两鬓白发苍苍,米格衬衫上机油抖落的到处都是,眼中精神气倒十足,小眼在布满皱纹的脸上尽显老成。

“嗯,”洛伊德给他一枚金币,“我要订做一套衣服,”

“一套,不沾水的衣服。”

6个赞
2个打赏
1楼 2022-11-24 22:14:46 71
丨神马东西丨
我记得有个文笔社,可以同步发到那个嗨圈
2楼 2022-11-24 22:33:22
Pocger
Pocger:没人
回复 举报 2022-11-24 22:42:40
残刀影刃
残刀影刃:回复 Pocger : 对的
回复 举报 2022-11-24 23:14:08
我也说一句
回复
六月寒霜
噫!好!更新了!
3楼 2022-11-24 22:33:54
我也说一句
回复
回复